在无人才、无技术、无设备的情况下

2019-09-04 09:45

回顾10年探月历程,周建亮说:“在这10年里,我们共同见证了中国航天测控史上的多项第一:第一次走出地球、第一次探测地球外的天体、第一次在地球外的天体软着陆……”(田兆运、杨启鹏)

周建亮说:“在l2点上进行的对图塔蒂斯小行星的探测,既是我们国家第一次对小行星的探测,也是世界上第一次获得该小行星非常清晰的照片。在嫦娥三号任务中,我们实现了月面着陆和月面巡视勘察,也就是控制‘月兔’在月球上的运动,把‘月兔’的足迹刻在了月球上。”

“在我们探月的过程中,嫦娥一号是我们第一次走出地球,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测控过这么远的一个航天器。”周建亮说,“嫦娥二号,除了实现既定目标外,还首次从月球轨道出发,飞赴日地拉格朗日l2点进行科学探测,也使我国成为继美国、欧空局之后第三个在这点上进行空间探测的国家和组织。”

“从嫦娥一号到嫦娥三号,再到如今的再入返回飞行试验器,我们的深空探测可以说是从零起步,在无人才、无技术、无设备的情况下,白手起家,自主创新,一步一个脚印,创造了深空探测的多项记录。”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总工程师周建亮日前在谈到探月工程10年历程时说。

要想不断创造新的记录,就要不断进行技术创新。在本次再入返回飞行试验器发射任务中,北京中心成功突破掌握了高精度的绕月自由返回轨道定轨及预报、高精度的轨道控制、跳跃式返回过程预报与引导以及高密度测控协同与动态规划调整等多项关键技术。

从一定意义上来说,探月工程的难度高于载人航天工程:除去载人这一要素,载人航天飞行器与近地卫星比较相似,我国在近地卫星的测控上具备较强能力。然而,在嫦娥一号发射前,我国仍不具备探月任务所要求的深空探测技术。